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新版跑狗图每期更新 > 正文阅读

上百商家讨伐“失声”窝窝团

发表日期:2019-08-05 03:05  作者:admin  浏览:

  图为窝窝团官网电影订座栏目页面,内容还停留在五月份的电影推荐上,未作更新。

  “去年8月,我和窝窝团签订了为期5年的合约,结果没过俩月,当地的站点就撤了,所有工作人员都找不到了;当时承诺的各种服务全都没有,我的11440元根本不知道问谁要去,就这么打了水漂。”电话那头的关丰云(化名)挺激动。

  而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像关丰云一样的窝窝商家还有很多。在一个名为“窝窝团受害商家群”的QQ群中,聚集了16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窝窝商家,他们多因为交钱后没有得到窝窝此前承诺的服务,因此要求窝窝退款,奔波一年多均无果。据悉,这些商家要求退款的金额少则四五千元,多则六七万元。

  不仅如此,在天涯社区、21聚投诉、新浪微博上,还有大量商家发帖质疑窝窝的服务,要求退款;甚至还有各地的用户在询问当地的窝窝团站点是否已经撤离或倒闭。

  成立于2010年3月的窝窝团,在2012年改名为“窝窝商城”,将自身定位为“本地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而作为曾经团购网站中的“老大”,商户们仍习惯地称呼它为“窝窝团”(注:下文与商户称呼保持一致,窝窝团、窝窝即“窝窝商城”)。

  关丰云在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开了一家雅妆化妆品店,为了提升店铺的知名度,去年,她决定和生活服务电商平台窝窝商城合作,进行一系列线上线下的推广营销活动。

  “签合同前,是3个窝窝团的员工一起跟我面谈的,对方向我承诺了几项服务内容:如在合同期内,我们店会由1个业务总监两个业务员组成的3人服务小组进行专门服务;为商家制作专属APP,并由专人服务;帮助本店对接百度直达号;窝窝团宁德地区广告头版一周等。”关丰云认真回想着当初对方的承诺。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她还向记者出示了签合同前后,自己和对方的一些微信聊天记录。

  在口头达成协议后,去年8月11日,关丰云付了共计11440元的服务费,与窝窝商城签订了为期5年(窝窝承诺签4年送一年)的合约。

  然而,11440元并没有为店铺带来大量的曝光率和客流,反而使关丰云接连遭遇挫折。

  正值8月20日七夕节,关丰云本想在七夕做一次全方位营销活动,但一直到七夕结束,都没有见到自家店铺的专属APP,也没有见到自家店铺登上窝窝团宁德地区的广告头版。

  “签合同前,对方说的是七夕前APP就能制作出来,结果七夕时候再问,就说做不出来,得到8月底;之后又推到9月,然后就找不到人了,和我签合同的3个员工都说去香港培训了。”关丰云说。

  10月底,关丰云终于通过电子邮件收到了APP。不懂如何操作的她,只能多次拨打窝窝团400客服电话求助,要求窝窝团兑现承诺,派专人进行指导服务。

  “客服根本没有理会我的要求,无奈之下我又联系了之前和我对接的一位窝窝团业务员,他派了一个前同事到店里看看就走了,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服务,至今APP依然还搁置着。”关丰云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也就是从这名“前同事”口中,自己才知道窝窝团在宁德的站点已经撤了!

  至此,关丰云才发现,和窝窝团签订合同后,自己除了收到一个不能使用的APP外,没有得到窝窝团方面的任何服务。

  “所谓的头版广告,当时说是七夕上,最后说时间来不及上不了,说给我留到国庆节,然后又没上,之后就不了了之了;所谓的专人服务,现在连人都找不到;至于百度直达号,更是没有的事儿。”关丰云气愤不已,想到合同期限长达5年,窝窝团却无法提供任何服务,她联系了之前对接的3个业务员,提出了终止合同、退款的要求。

  没想到,对方否认了之前的所有承诺,并将关丰云推给了400客服。之后,这几个业务员齐齐拉黑关丰云,失去联络。

  “400客服和我联系的次数都数不清了,每次跟我联系的人都不一样,我只好一遍遍地讲述自己的情况,对方听完,就是不提任何解决办法。”关丰云无奈地说,现在她根本不知道能找谁,感觉自己的钱就像被明着抢走了一样。

  在关丰云提供的合同上,记者看到只有一处关于商城版APP的内容,其中双方约定了名称、样式、费用、地点等;除此之外,再没有出现其他的服务内容。

  不仅如此,该合同并没有对违约行为及责任作出解释说明,只有两行黑色字体强调任何对合同的改动都需盖章。

  关丰云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签合同前,对方当面给公司领导打电话汇报了其承诺的内容,并得到了允许;之后又答应后期会将口头承诺的内容写进合同附件中,自己才签了合同;但没想到一直没有等来合同附件。

  合同显示,去年8月11日与关丰云签订协议的甲方,是山东窝窝商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山东窝窝商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于2015年12月29日变更名称为“山东蜂巢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徐茂栋也变更为周华。

  关丰云于今年6月索要到的发票信息也显示,销售方名称为“山东蜂巢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具发票的日期为2016年5月24日。

  但法治周末记者根据发票上销售方的电话打过去,却被告知“打错了”,对方说自己既不是山东蜂巢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也不是山东窝窝商城。

  通过发票信息无法联系到山东窝窝商城,法治周末记者又以商家的身份拨打了客服热线。

  法治周末记者询问了团购、制作APP等事宜,客服人员则表示目前窝窝团不再接受团购业务,唯一能提供的是线下客流统计等营销业务。而当记者询问窝窝团北京公司的地址时,对方则表示不便透露。

  而窝窝官方认证微博也在今年1月28日停止了更新;窝窝商城CEO徐茂栋认证微博则早在2014年12月10日就停止了更新。

  对方表示,窝窝去年6月后跟众美联合并后,窝窝团的公关、品牌等工作就交给众美联负责了;不仅如此,众美联目前和北京地区并没有联系,因此对方也不清楚窝窝团具体的情况。

  作为团购市场曾经的主力选手,从2011年,窝窝团开始冲击上市。历时4年,经历了一系列变数后,窝窝团终于在2015年完成上市,但上市当天仅募集4000万美元。上市后不久,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已成为新美大、百度糯米、新口碑三大巨头的天下。

  一直到2015年6月5日,窝窝有限公司宣布和众美联(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众美联)的股东们签署了合并协议,双方将成立餐饮酒店互联网集团公司,公司将命名为“众美窝窝”,总部设在香港。

  根据协议,交易完成后,徐茂栋仍然是窝窝团的最大股东,将持有众美窝窝25.26%在外发行的股份;众美联创始股东兼董事长朱晓霞则将持有众美窝窝14.68%在外发行的股份。今年6月,窝窝又宣布在纳斯达克全球市场的交易代码更改为“JMU”,着力向餐饮酒店行业B2B电子商务平台方向发展。随后,小南国又发布公告称,将以3.68亿港元(约3.11亿元人民币)收购窝窝9.82%的股份。至此,以互联网生活平台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窝窝早已在生活服务领域销声匿迹。

  由于,窝窝极少在公开场合发声,窝窝和众美联合并后的情况,在网上也只有少量信息。记者在网上甚至查找不到众美窝窝的官方网站。

  而在窝窝的官方网站上,记者注意到还有商务热线电话。于是法治周末记者拨打该号码,接线的工作人员确认自己为窝窝工作人员。

  但当记者提出采访要求后,对方则表示将会把问题转达给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接到任何窝窝团相关负责人的回应。

  “窝窝团确实很乱。”一位前窝窝团高管向记者透露,徐茂栋名下有多个公司,但外界并不清楚这些公司到底是独立的、还是窝窝的下属子公司;再加上有的公司用的是窝窝原班人马,即使是窝窝的前员工,也说搞不清楚窝窝目前的状况。

  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徐茂栋名下确实有多家公司,如北京星河金服集团有限公司、北京窝窝世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闪惠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其中部分公司还曾频繁更名。

  “很多窝窝商家都遭遇了跟我一样的情况,但所有人都不知道现在应该找谁说理去,一个上市公司除了客服电话外,竟然没有相关负责人和我们沟通解决问题?”关丰云非常无奈。

  法学博士后、北京市律师协会合同法专业委员会主任李学辉律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与商家对接的业务员作出的口头承诺,是窝窝团与客户达成协议的有效证据。

  “因为合同的签订需要经过邀约和承诺两个阶段,甚至多轮的协商才能最终达成一致。因此,业务员的口头承诺里刻意隐瞒真相,或含有虚假宣传的内容,致使客户信以为真并与窝窝签订协议,就构成法律上的欺诈,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李学辉说。

  因此,李学辉认为,不管后续业务员是离职,还是调动,其当时对商家的承诺系履行职责行为,依照法律规定,业务员的行为后果应由窝窝承担;而理论上,窝窝承担责任后,可以向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业务员行使追偿权。

  李学辉认为,在关丰云的案例中,即使继续履行合同也难以实现合同目的,因此关丰云可以主张解除合同。

  “合同解除后,理论上郑女士可以要求返还全部费用,窝窝如果拒绝,需要举证证明公司履行了相应义务。”李学辉说,最终该费用能否全部返还,取决于合同如何约定以及窝窝义务的履行情况。

  但具体到站点撤销,没有相关负责人的问题,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指出,商家跟谁签的合同,就由谁来承担责任。

  他指出,跟商家签订合同的甲方是山东窝窝商城,即使后来出现了企业名称变更、股东变更、甚至企业合并等情况,也不影响商家的维权。

  不过,邱宝昌指出,在关丰云的案例以及其他类似的案例中,商家维权存在一定的困难,因为很多业务员前期的口头承诺并没有落实到最终的合同里。

  “因此,除非像关丰云一样,掌握一些当时的聊天记录等相关证据,否则很难认定业务员欺诈。”邱宝昌说。

  李学辉认为,商家可以选择与窝窝协商调解,也可以选择仲裁诉讼,还可以选择投诉举报等方式以维护其合法权益。

  “但鉴于商家众多,为便于快速、集中维权,商家最好委托专业律师统一代为协商、诉讼等。”李学辉说。